我的莫內印象

我的莫內印象

趕在史博館莫內展閉幕前夕,我們母女三人一起躬逢其盛,人龍一路綿延到了植物園入口,展場內更是摩肩接踵,連呼吸都有點吃力。每一幅作品前都圍起了高高人牆,讓我恨不得頭上立刻裝上高倍數望遠鏡,就可以清楚看見畫作的奇妙之處。

在少數幾件可以駐足觀賞的作品中,我最喜歡的是小屋系列(詳細原名已經忘記了),迷你的小屋在畫面中央,雪後乍現的陽光撒落,映照在屋頂上厚厚的積雪,彷彿童話世界裡的場景,滿足了我從小到大的幻想,光影變化的微妙躍然紙上,令人嘆服!

這次的展出不如幾年前北美館的展覽盛大,展品也不是代表作品,讓對莫內睡蓮系列一見鍾情的我媽大失所望,而原本就喜歡雷諾瓦遠勝過莫內的我,也意興闌珊,走馬看花的四處看看,很快就快走到了會場盡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幅幅貌似兒童塗鴉的大面積油彩,短促的筆觸填滿了超過一半的畫面,還有幾塊中等大小的留白,我不禁嘀咕:這樣的作品我也可以畫出來呀!

我媽不相信眼前所見,拉著我穿過人群,湊近了作品說明想要看個仔細。
這一看,我才知道自己不經大腦的批評有多麼惡毒。晚年的莫內飽受白內障之苦,右眼動了手術但不幸失敗,拒絕接受左眼手術的他,兩眼出現了嚴重色差,而白內障更讓他難以看清物體的形貌,所以才會出現明明想畫出橋,但我卻以為是兒童塗鴉的誤會。

他自己也知道作品很怪異,但他堅持畫出自己親眼所見的世界,不屈服於眼疾的困擾,這樣對藝術的熱愛以及做自己的勇氣,讓我看見了他盛名之下的偉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