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色彩的多崎作 和他的巡禮之年

強烈推薦給從未讀過村上春樹者的入門

並請搭配服用 李斯特的巡禮之年

10589407_920961421253372_1608686903_o

身為一個小說家,他的描摹細膩,刻畫入微,情節鬆緊安排得很妙,整部小說都可以在我腦海裡上映一部電影,雖然有些角色跟發展交代不清(或是我沒有慧根無法解讀)但無礙,推薦指數五顆星

從未讀過村上春樹的作品,對日本文學也沒有特別的喜好。去年聖誕節前夕走進書店,看到這書名多少反映了我過去的生命經驗,於是難得的給自己買來當作聖誕禮物。

學期間總少有一段全然不受打擾的完整時間可以讓我奢侈的沉浸在小說世界裡,所以書買來了一段時日,仍然擱置在案頭,零零散散的讀了幾頁,書籤還夾在第一章裡。

最近偶有幾夜失眠,關於未來的人生的那些深刻問題令人輾轉,想著想著,不知是潛意識裡的逃避心態還是寄望從書裡尋求解答,總之,我走進了多崎作的世界。

高中時期,住在名古屋的多崎作和同校的四個同學是一個關係緊密的五人團體,不過有一件小事卻讓作一直耿耿於懷。四個人分別姓赤松、青海、白根、黑埜,姓氏裡都有顏色,唯獨作沒有,再加上他總覺得自己的個性文靜、內向,不似其他四人活潑明朗,特色鮮明,因此,即使他算是團體內的一員,感覺上好像是多出來的the “fifth" wheel。

之後因為作非常喜歡鐵路與建築,所以離家到東京念工業設計相關科系,也就是在這個時刻,團體裡的四人,幾乎像是串通好的,刻意疏遠多崎作,面對好友頓時冷若冰霜的態度,他不知所措,胡亂揣想著他是不是原本就不受歡迎,現在被踢出團體也只是剛好而已。

一次被四個摯友背棄,那樣心碎的痛楚在多崎作隻身待在東京求學時更加難以負荷,說是怨恨嗎?倒比較像是自卑感作祟,把自己貶得一文不值,覺得自己不被大家需要,同時,沒有勇氣去面對可能再次遭到傷害的風險。

對於多崎作當時如同行屍走肉的心理狀態村上春樹寫到:

就像被巨大的鯨魚吞進去,在那肚子裡活下去的聖經中人物那樣,他掉入死之胃袋,在黑暗沉滯的空洞中度過沒有日期的每一天。

多崎作花了半年的時間讓自己脫離那個狀態,更精確的說,他脫胎換骨,以前的多崎作完完全全的消失了,並且重生於世。從鏡子裡端詳自己的眼神,已經不再是少年般天真熱烈的光,而是青年人的成熟與洞察。

整部小說穿梭在現實與過去之中,一層一層把主角多崎作年輕時深深受創的傷痕給揭開,在女友沙羅的要求之下,他必須要誠實懇切的處理過去五人之間懸而未解的誤會,不然兩人的關係就無法更進一步。

沙羅勸誘著說  

你不是要以一個純真容易受傷的少年,而是必須要以一個獨立的專業者,從正面面對過去。 不是去看自己想看的東西,而是去看不得不看的東西, 如果不這樣的話,你會繼續抱著那沉重的包袱度過往後的人生。

故事的耐人尋味之處也就隨著多崎作展開解除多年心結的尋友任務開始層層鋪疊,我在他尋訪的脈絡間讀到了多年遊子近鄉情怯的躊躇、朋友之間誤會冰釋但人事早已全非的無奈,還有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卻徒留可待成追憶的無法昇華的友情。書中極大部分處理的是成長過程中無可避免的別離,淡淡的流露出"已經回不去了"的感傷,但是在結尾處,作的獨白又讓整本書的變的不那麼悵惘:

並不是一切都會消失在時間之流裡。我們那時候強烈的相信著甚麼,擁有可以強烈的相信著甚麼的自己,那種心情並不會就那樣空虛的消失掉。

當我闔上書頁,感受到意識的最後尾燈像漸漸駛去的末班特快車一樣消溶在黑夜裡,然後心有戚戚,流下兩行清淚,是啊,往事並不如煙,這也是我為何鍾情於書寫的原因。

 

Advertise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