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聲未響,一身西裝筆挺的客座老師精神抖擻的走進教室,大筆一揮,在白板上寫下上課流程。

這是國際身心障礙者人權法的課堂實況,美籍客座老師的背景特殊,大學時期念的是政治學,之後完成了法律學位後,因為對身障者人權議題的關注以及對中國的好奇,輾轉到了中國人民大學執教,同時積極輔導中國當地的倡議團體。投入中國身障者人權工作之際,他發現中國許多法令與政策都受台灣影響,於是他來到台灣擔任短期客座老師。

這堂課很小班,總學生數不過16人,因為全英文授課,所以也有不少國際學生來修。

當我快樂的讀完老師交代的文本,很自作聰明的提問:台灣又不是聯合國的一員,簽署CRPD 之後會有效力嗎?如果有效力的話,這種充滿憲法精神的國際條約要如何跟台灣的身障權益保障法互動呢?

老師正經八百的回答說以他所知,台灣是用簽署兩公約(ICCPR)的形式,來讓CRPD生效,而至於國際條約要如何在執行層面落實,跟原先台灣的身障權益保障法在適用上孰先孰後,這點老師斬釘截鐵的說:It’s your job.You can not expect me to figure it out for you!或許是我真的太習慣被餵養答案,當我聽到這句話,有點錯愕、有點失望,心想:老師怎麼會不知道呢?

一直以來,老師在我的生活經驗裡常扮演學識淵博的權威角色, 即使上了大學,這樣的印象依舊鮮明,把老師上課所教的東西全部照單全收而不去思辨仍然是常有的事。就算我知道要自己找出答案,但除了上網google,找到幾筆概念性的知識之外,我自知沒有付出太大的努力在學習上。

It’s your job.You can not expect me to figure it out for you!

這句話讓我體會到學習一直以來都應該是、也必須是個人的責任。隨著小組討論繼續進行,老師看到我埋頭猛抄法條來填滿學習單,又蹙著眉頭說:

The exercise is just for learning, you have to think about why the law looks like this.If you simply copy the words without relating it to your life, you are not learning anything.

對我又是一記棒喝,雖然早就立志在大學時期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同時能夠拋開過往考試綁架學習的制約,然而在面對不熟悉的事物時,我仍傾向於背多分的思維。也正是因為經年累月背誦現成、未經消化的資訊,所以在真實生活中,也經常會期待在面對各式各樣的問題時,也有方便的答案。

該是改變的時候了,要勤勞的動腦,積極的行動才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