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0955

心情低落的想把一顆玻璃心換成鋼鐵心的時候,我總會回到這個部落格看看,找尋字裡行間曾經的勇氣。

這陣子越來越頻繁的疼痛、酸軟,越來越容易疲憊的軀體,已經到了需要隨身攜帶大條痠痛軟膏擦的境界,一天一杯咖啡也是必要。痛可以忍,忍忍就過去,但心底的無奈不能,我使勁地按壓關節,從手指、肘、肩膀、後頸、髖部、膝蓋、腳踝,每按一次就覺得自己好沒用,每按一次就覺得:「怎麼就給了我一副老人的軀殼,我還有大好前程,還有好多想做的事啊!」

下起大雨的一天,等車等著等著,不禁就哭了,又想起心志強大的人不會動不動就哭,從包裡掏出衛生紙,憤憤地一抹,努力裝成沒事樣。車來了,司機從車後放下升降梯,迎接我的電動車,上車後,司機開始說起他上一趟載到的乘客。

他的上一趟車載的是一個去做復健的妹妹,每天都有家裡的外籍照護者陪著,腳因為張力太強,扭結的程度嚴重到,每走個兩三步就會跌倒。司機說,妹妹的筋特別緊,復健療程就是靠治療師徒手把他的筋緩緩拉開,每次妹妹上車的時候,都會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因為實在太痛了。

我聽了很訝異,「她跟我一樣是腦性麻痺呀!」司機聽了更訝異,「可是你還能走,而且走得頗穩的。」我說因為我很早就開始復健,成效比較明顯。

司機沈默了一下又說,「我看你跟那個妹妹不一樣,比較樂觀積極啊,生活就是這樣,環境、遭遇都不是一個人可以操控的,但只要你有這種笑笑看人生的態度,什麼都難不倒啦,而且一定會有很多人幫你。」我覺得有點尷尬:「說不難過是騙人的啦,只是我不常難過而已。」(明明剛才崩潰過)

臨下車前,司機很熱切地跟我說他一定會把今天載到我的這段遭遇跟妹妹說,讓她知道有人也跟她一樣忍受過復健的痛苦,但挺過了復健的艱辛,距離能夠自理生活這個目標,一定又更近了。

放下升降機,我連人帶車一起緩緩降落地面,司機說:「善緣善緣啊,很高興遇到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