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作為一種投資

又到了即將放春假的時節,想當年這時候我正在如火如荼的加工我的備審資料,滿懷理想與願景,想要快快上大學,除了享受長達四個多月的暑假,還期待著一份對充滿自由的大學生活。

說來慚愧,當我從高中畢業時,仍不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填志願看的是科系的名聲,盲目而天真的以為一張名牌大學的畢業證書就是踏出社會後金飯碗的保證,整個思維完全與現實脫節,人云亦云的悲劇就發生在我身上。我一直相信念大學的目的就是要找到好工作、有相對優渥的薪資與良好的生活品質,卻沒有真正去了解自己的優劣勢。

繼續閱讀

勇氣、太空船與蜘蛛網

這周TED給我上的一堂課是關於面對恐懼。

There’s an astronaut saying: In space, “there is no problem so bad that you can’t make it worse.” So how do you deal with the complexity, the sheer pressure, of dealing with dangerous and scary situations?

講者有個非常特別的經歷–他曾經上過太空,而且是在近二十年前那個太空梭失事率是1/40的年代。透過照片和升空場景的影音還原,在轟隆隆的引擎聲中,火箭搭載著講者他九歲時懷抱的太空夢冉冉升空,一身銀白色包得緊緊的太空裝備,艙內是模擬過一遍又一遍的操作儀器,美夢成真的感覺有些奇妙,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堅持著兒時理想,然後一步一步的實現,況且是成為太空人這樣一個令人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高風險理想。

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嗎?

 

繼續閱讀

性別平等的真諦

cropped-e9ab98e4b8ad.jpg

這部ted長達近20分鐘,主要談論的議題是性別平等,尤其以職場上的性別平等為主。等等,先別急著轉台,我知道你們一定會不耐煩的想:我們當然知道性別平等很重要,也知道同工同酬這類的政策啊,這還有什麼好談的?每次都炒冷飯,一點變化都沒有!

這樣的誤解也是我看前十分鐘影片的不負責任影評,要不是要練英聽,還真的聽不下去,不過,到了演講中間,他提出了一個深得我心的見解,讓我眼睛為之一亮:家庭和樂是一切的根本(家和萬事興XD),他提到在現在競爭激烈的工作環境下,有很多人傾向以工作成就來定義自己的價值,為了工作忙得昏天黑地,沒有自己的生活步調,也疏忽了最親近的家人。身為一個女權至上的女性主義者,講者長久以來給自己設定的目標就是要和男性平起平坐,打破職場的玻璃天花板,晉升到高階職位。

然而他從小堅信不疑的信念卻在家庭分崩離析之時,完全動搖,結束幾年來往返於華盛頓和紐澤西間的通勤生活,他毅然回歸家庭,陪伴青春期的兩個兒子。與兒子相處的過程中,他突然驚覺自己其實是喜歡、樂於當一個家庭主婦的。只是在職場歷練久了,忘記那樣純粹的喜好,同時也擔心一旦說出自己真心渴望的生活,會違反自己從小到大一直相信的價值–只要有心,女生也能出頭天。

然後他發現,要增進性別平等,除了促進職場上公平的發展,更重要的是,回歸到人的層面,徹底的破除性別刻板印象,不僅接納女強人,也接納家庭主夫,在增進女性社會參與的同時,也解放男人身上的包袱,尊重每個人不一樣的生涯選擇,不要把以家庭為重的男性評價成為不適應職場競爭的弱者,也不要把事業心強的女性形容成母老虎。

聽完他的分享,我頓時鬆了一口氣,心裡想到總算可以顯露本性了!

我其實沒有甚麼競爭性,從小嚮往的是李白陶淵明一類的意境,自在灑脫的過活,雖然沒有飄逸的文學少女氣質,但跟我熟稔的親朋好友都鐵口直斷說:你將來絕對走的是文藝路線。不過,為了與男生爭一口氣,扭轉傳統的重男輕女觀念,我穿上了盔甲,鼓起勇氣,想要拼搏出一番成績,光宗耀祖,過了許久,我才明白,我始終沒有花木蘭的堅忍勇敢,正如花木蘭也沒有我的生花妙筆(不好意思自誇一下XD)這概念就像國中課本雅量一文中廣為人引用的名句:

聽你的鳥鳴,他看他的日出,兩個人都有不同的美的感受!

每個人與生俱來的資質本就不同,無須被任何意識形態層面的認知謬誤給綑綁,一個真正健全的社會環境一定能讓不同特質、不同喜好的個體各得其所,而健全社會的建立則有賴於每個人對異己的包容與尊重,當公民漸漸培養起寬闊的胸襟,個人的選擇便不再受到各種成見左右,最後,大同世界於焉成形,正是所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漸進次序。

當文字粉墨登場

一周之始,就讓我們以不一樣的新詩表演,來迎接充滿生命力的一周吧!

這部在2011年拍攝的TED影片是關於一種嶄新而前衛的藝術表現方式–詩歌表演,講者Sarah Kay 在青少年階段就發現了自己對表演詩歌情有獨鍾,在父母大力支持下,加入紐約的表演詩歌愛好會,進入高中後更發起了the voice 的表演詩歌校園推廣計畫,希望讓更多人愛上這個有強大能量與臨場感的表演型態,之後他在大學裡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調整了計畫的宗旨,期盼能藉由表演詩歌,來娛樂、教育以及啟發觀眾。

繼續閱讀

父親的真情告白

昨晚臨睡前,一個朋友分享了一篇TED。當時我正為了在幾篇TED中抉擇而感到為難,看完這篇短評,我忍不住又點進影片連結,壓抑著全身的疲倦,看完了20分鐘的影片。老實說,他並不是一個很吸引人,很有渲染魅力的講者,但是他分享的字字句句是如此的真摯動人、與我早先的生命經驗是如此的相近,所以,在影片的最終,哭點超低的我早已淚流滿面。

一個月前開始寫部落格,隨著收看的親朋好友漸漸增多,我寫文章的取材,也漸漸更為深入,夜闌人靜時分,我總會反省:"我的文字是否觸動讀者?是否給了人在困境中的一點光亮?而我想傳達的價值,又該如何聚焦?"

“Everybody dies but not everybody has lived"接近演講的尾聲,這位曾經被醫生宣判死刑的父親,以這句話作為給女兒的人生導引開場。是呀,每個人都會死亡,重點是我們是否好好活過、體驗人生!
我說這話的意思並不在於敦促大家不斷思考生命終結,而是希望自己和讀者在平凡的日常中,珍惜人與人間的情分、人對事物的感懷,而不要等到生命的無常降臨,才來嗟嘆自己蹉跎時光。

講者的語氣裡充滿為人父的深情,在他給女兒的建議中,我最喜歡的是"walk with a turtle and go experience life."他說,與其當個行色匆匆的過客,走馬看花,不如牽著一隻烏龜,放緩腳步,從容的欣賞烏龜所到之處的風景。他曾經因為骨肉瘤進行了大手術,最後連走路都沒辦法,康復後,必須要像孩子一樣從頭學步。這才讓他體會到,放慢步調才能體會更多、更細膩的日常美好,對此,我心有戚戚,我走路走得很慢,嘗試跟上大家卻總是失敗,當我不再一直加緊腳步,反而能靜下心,伴隨著穩妥的步履,我看見的是砂礫中的微觀世界、花朵下的美妙天地。也因為這樣的牛步,在我成長過程中,總幸運的有一群常在左右的親朋好友。暫時歇歇腳,走得慢些,生活中的收穫,也會更有深度。

走筆至此,我想把這篇文章獻給我爸媽(沒錯,他是我的忠實讀者)以感謝他們一路不離不棄的支持,像一張輕柔而細密的網,在我的人生以雲霄飛車的高速分崩離析時,及時將我接住,讓我重新覺察自身的獨特與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