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C.P質高的愛人

p_20170209_121048

p_20170212_140527今天是西洋情人節。或許是受到紐約時報一篇深刻印心的讀者投書感召,我想要來談談感情觀,特別是,從一個身為一個腦性麻痺,以微跛的姿態行走於世的25歲女性角度談起。

看見心裡的那道圍牆,然後攀過它

高一時候,唯一一次看班聯會電影欣賞,靠著綠絲巾邂逅意中人的浪漫情節讓我心動不已,默默許願,將來的對象一定跟男主角同名。憧憬可以無限美好,現實生活可不見得隨時充滿粉紅泡泡,回首這一路跌撞的感情探索,我可以很確定的說:無法百分之百接受自己的本然樣貌並活出本色,是我感情上最大的阻礙。這個阻礙,不見得跟我先天條件不足有關,在任何人身上都可能出現這個問題,但是,在我猶然憤世時,我特別容易把這情結歸咎於先天腦麻。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14-%e4%b8%8a%e5%8d%889-58-23結果是,我越加執著於因為我有許多不便,外貌不漂亮,才會找不到合適的人,我的信心就越發低落,嫌惡自我的形象幾乎到了自暴自棄的境地。

 

為此,我問過catch版上鄉民,他們說的中肯:

如果你一輩子都抱持著"因為我先天不足,所以沒人會愛我"的想法,而不是嘗試以對待愛人的心意,尊重自己的身心需求,覺察自己合適的生活步調和謀生方式,那你永遠都得不到感情的歸宿。

鄉民直白點出令人難堪的真實,當時我的玻璃心應聲碎一地。鼻涕眼淚一把抹去,日子要過,幸福要顧,於是我開始內外並行,改造自己。

改變衣著風格,規律去重訓練核心肌群,嘗試不同工作,培養人際敏感度與觀察力,在體能和心志上持續鍛鍊,遇到問題不逃避,可以立馬解決就行動,一時解決不了,也不過度擔憂,換個角度,增長見識和能力,總有辦法的。p_20170211_115259

一步步從小劇場玻璃心,演化到自我負責不糾結,這個過程好比卡通花木蘭為代父從軍,跟著木須龍練功的情節(請下背景樂),改變習慣的心態和行為很痛,很難 ,而茫茫人海中,對的人何時何地會現身也未可知,有好幾次我都想放棄了,是那種木須龍一般碎唸的內在人格持續堅持,動輒板起臉告誡我:“你要有範,變得美好不獨獨為了得到青睞,是為了提高生活素質!"

如實無欺的接納

開始自我改造工程後,對我最深遠的影響是,不再遮掩自己先天缺陷,不再過度努力證明自己值得被愛。想穿洋裝就穿,燙頭髮失敗也不介意,一開始非常想矯正暴牙,但也知道我承受不住正顎手術後的疼痛與代價,所以一輩子都暴牙也淡定。漸漸長出被討厭的勇氣,有人相伴固然令我期待,自己旅行也有精彩安排。隨著我更深入了解自己,面對道途寬闊,眾多人生選擇,我確知,弱水三千,我終將取哪一瓢飲,自信自尊相生,生活樣貌顯出繁華落盡的。真淳

如果我愛你,我會說出口,也會行動

P_20170209_121048.jpg

緣分天定,但天助自助,幸福也是需要用心經營的。主動出擊的失敗經驗殷鑑不遠,也總會藍瘦香菇個一陣子,但我現在的心態是"我不說就沒人知道,與其錯過而遺憾,不如被拒絕比較痛快!"所以囉~我現在慢慢學會煞車,但如果我真的愛上你,我絕對會大方承認,而且不只是說說而已,任何好事都會有你一起分享,許多冒險都會問你要不要參加。

是的,我還是會在意你能否接受先天C.P.值爆表的我,我也會猜想未來的約會地點,是否都是accessible? 但在這些考慮之外,最核心的是,我好喜歡這樣多變,彈性的我,而我相信我很可愛,必然有人會與我並肩而行。

希望大家都能大方付出愛也能勇敢接受愛^^

一日為師

這周末就是教師節,中午趕著去上課途經小福,就被福智青年社的同學攔截,詢問要不要寄明信片以謝師恩,無奈實在快遲到,匆匆忙忙連聲說著:不好意思我趕時間,就呼嘯而過了。

再度想起教師節快到了,是在晚上替國中生上完英文家教課之後。

家教學生是個喜歡籃球的國二男生,因為是第一次上課,我們花了些時間自我介紹,互相認識,當我問他:你長大以後想當什麼的時候,他一臉嚴肅,認真的說,我想要當律師。我盯著他,又繼續追問原因,得到一句:Because lawyers earn a lot of money!

簡直跟我中學時期的回答一模一樣,瞬間我突然明白我媽媽勸我做自己熱愛的事,切莫為了錢而汲汲鑽營,失去本性的苦口婆心,立刻循循善誘,希望他能夠真心喜歡法律,再決定當個律師。於是,我轉了個方向問:那一個好的律師要具備哪些特質?

他用盡他會的英文單字,一筆一劃的寫下:

generous , friendly, helping others

看得我心頭一震,他又接口說起之前的家教老師是法研所學生,跟他說過當律師可以幫忙請不起律師的弱勢打官司。見孺子可教,我繼續跟他聊到我現在修的人權課程,還有我之前發起校園無障礙餐廳,然後轉系的事。他邊聽邊點頭,最後問我說:

那姐姐你以後想當什麼?

正當我打算四兩撥千金的用"我不知道"來草草帶過,他彷彿會讀心術一般:其實我覺得你就認認真真的唸好你現在修的那門人權法課,跟著你的老師學習,將來有機會就能幫助更多跟你有類似遭遇的人,而且這是一個全世界都有的問題吧!被第一次試教的家教學生喚起初衷還真是件奇妙的事。大概是因為他太聰明,能夠舉一反三,短短兩個小時,我們就學了很多新單字,還上了一篇英文雜誌的文章。

下課後,我們討論起他喜歡的卡通海賊王,他突然又冒出一句:

我覺得你教我英文的時候,還有剛才說到人權的時候,眼神就像魯夫看到肉的眼神一樣耶。

騎車回家途中,我一直惦記著這句話,同時腦海裡還浮現幾位生命裡出現過的恩師,哪怕是只有一日為師,只要一句話、一個舉動,能夠帶給人正面的影響那也就足夠了。

的確是大誌

因為想知道路上穿著橘色背心、販賣大誌雜誌(The Big Issue)的街友們究竟到哪裡批書,所以好奇的用大誌+志工作為關鍵字搜尋,找到了今天下午華山派報站的志工職缺。

想當志工的請按這裡

第一次當志工,儘管提早半小時出發,但做為派報站的木屋不太明顯,花了一些時間問路,還是遲到三分鐘,一到木屋,就很靦腆的跟當班的annie道歉。annie是大誌的正職員工,笑容跟聲音都很甜美,看到我滿臉都是汗,不忘問我要不要先去旁邊的販賣機買水喝。大口大口灌著冰涼的寶礦力,annie 說小木屋的志工流動率很高,很多時段會只有一個志工當班,剛好今天另一位志工臨時有事,而我又是新手,她怕我忙不過來,所以由她來支援人力的不足。

她先介紹小木屋裡跟小木屋附近的環境,讓我了解當期和過期的雜誌擺在哪邊,如果木屋裡的雜誌庫存量不夠,要去哪邊補書,最後是如何登記銷售員們批書的數量與繳納的款項。當annie講解完整套工作流程,正好有位銷售員來補書,她攤開登記簿,完全不用對照銷售員名冊就直接登錄人名,手腳俐落地點收銷售員遞來的零錢與紙鈔,按完計算機算出需要的雜誌量,一轉身就拿好了一落十幾本雜誌。我坐在旁邊,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眼神閃亮著欽佩,心裡的讚嘆像煙火一樣迸發。

緊接著又來了一位需要補書的銷售員,我立刻自告奮勇小試身手,數錢的時候總是擔心漏算,登錄的時候也會因為太緊張而不小心跳行。在連聲道歉之後,和善的annie為了紓解我的自責,在銷售員補書的離峰期跟我聊天,話題圍繞在公關媒體業的工作內容與型態,讓我更務實的認識傳媒產業。

今天下午到小木屋補書的人數超乎annie預期,也給我紮紮實實的上了一課,意外發現大誌的特別制度:當銷售員的手頭拮据,沒辦法支付雜誌款項,發報站會依需求先借少量的雜誌給他,然後規定每月最低還款金額是150元。另外也有提供銷售員小額存款的服務,有些銷售員會存下一部分利潤,以投資存貨,避免淡季銷路不佳時,拿不出本錢來批書。

在大誌派報站當志工的這一個下午,我看見溝通效能的重要,大誌的銷售員大部分是說台語的中高齡者,又因為重聽的緣故,容易遺漏訊息,我常常一句話要重複說上三遍才能讓對方完全了解我的意思,完全可以體會"溝通實務"這門課上老師再三強調的:

如果只顧著說自己想說的話,從不仔細觀察對方想表達的訴求跟立場,那麼說再多也沒用

忙了一下午,大概有十個銷售員來補雜誌,總共收到一萬多元的款項,跟著annie 一起盤點完每一期雜誌的存量,把屋外寫著"明天颱風來襲,若政府公告停班停課小木屋就關閉一天"的立牌收回,鎖上木門,星期五傍晚,彩霞滿天,用一種特別的方式過生日,別有一番滋味。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 和他的巡禮之年

強烈推薦給從未讀過村上春樹者的入門

並請搭配服用 李斯特的巡禮之年

10589407_920961421253372_1608686903_o

身為一個小說家,他的描摹細膩,刻畫入微,情節鬆緊安排得很妙,整部小說都可以在我腦海裡上映一部電影,雖然有些角色跟發展交代不清(或是我沒有慧根無法解讀)但無礙,推薦指數五顆星

從未讀過村上春樹的作品,對日本文學也沒有特別的喜好。去年聖誕節前夕走進書店,看到這書名多少反映了我過去的生命經驗,於是難得的給自己買來當作聖誕禮物。

學期間總少有一段全然不受打擾的完整時間可以讓我奢侈的沉浸在小說世界裡,所以書買來了一段時日,仍然擱置在案頭,零零散散的讀了幾頁,書籤還夾在第一章裡。

最近偶有幾夜失眠,關於未來的人生的那些深刻問題令人輾轉,想著想著,不知是潛意識裡的逃避心態還是寄望從書裡尋求解答,總之,我走進了多崎作的世界。

高中時期,住在名古屋的多崎作和同校的四個同學是一個關係緊密的五人團體,不過有一件小事卻讓作一直耿耿於懷。四個人分別姓赤松、青海、白根、黑埜,姓氏裡都有顏色,唯獨作沒有,再加上他總覺得自己的個性文靜、內向,不似其他四人活潑明朗,特色鮮明,因此,即使他算是團體內的一員,感覺上好像是多出來的the “fifth" wheel。

之後因為作非常喜歡鐵路與建築,所以離家到東京念工業設計相關科系,也就是在這個時刻,團體裡的四人,幾乎像是串通好的,刻意疏遠多崎作,面對好友頓時冷若冰霜的態度,他不知所措,胡亂揣想著他是不是原本就不受歡迎,現在被踢出團體也只是剛好而已。

一次被四個摯友背棄,那樣心碎的痛楚在多崎作隻身待在東京求學時更加難以負荷,說是怨恨嗎?倒比較像是自卑感作祟,把自己貶得一文不值,覺得自己不被大家需要,同時,沒有勇氣去面對可能再次遭到傷害的風險。

對於多崎作當時如同行屍走肉的心理狀態村上春樹寫到:

就像被巨大的鯨魚吞進去,在那肚子裡活下去的聖經中人物那樣,他掉入死之胃袋,在黑暗沉滯的空洞中度過沒有日期的每一天。

多崎作花了半年的時間讓自己脫離那個狀態,更精確的說,他脫胎換骨,以前的多崎作完完全全的消失了,並且重生於世。從鏡子裡端詳自己的眼神,已經不再是少年般天真熱烈的光,而是青年人的成熟與洞察。

整部小說穿梭在現實與過去之中,一層一層把主角多崎作年輕時深深受創的傷痕給揭開,在女友沙羅的要求之下,他必須要誠實懇切的處理過去五人之間懸而未解的誤會,不然兩人的關係就無法更進一步。

沙羅勸誘著說  

你不是要以一個純真容易受傷的少年,而是必須要以一個獨立的專業者,從正面面對過去。 不是去看自己想看的東西,而是去看不得不看的東西, 如果不這樣的話,你會繼續抱著那沉重的包袱度過往後的人生。

故事的耐人尋味之處也就隨著多崎作展開解除多年心結的尋友任務開始層層鋪疊,我在他尋訪的脈絡間讀到了多年遊子近鄉情怯的躊躇、朋友之間誤會冰釋但人事早已全非的無奈,還有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卻徒留可待成追憶的無法昇華的友情。書中極大部分處理的是成長過程中無可避免的別離,淡淡的流露出"已經回不去了"的感傷,但是在結尾處,作的獨白又讓整本書的變的不那麼悵惘:

並不是一切都會消失在時間之流裡。我們那時候強烈的相信著甚麼,擁有可以強烈的相信著甚麼的自己,那種心情並不會就那樣空虛的消失掉。

當我闔上書頁,感受到意識的最後尾燈像漸漸駛去的末班特快車一樣消溶在黑夜裡,然後心有戚戚,流下兩行清淚,是啊,往事並不如煙,這也是我為何鍾情於書寫的原因。

 

始知愛之深

始知愛之深

這周末是母親節,我想把這周的人間有愛專欄獻給我媽媽。

永不放棄的堅持
20多年前沒有網路的年代,醫療資訊還未普及,當我媽發現我一歲多還沒辦法自己站立走路時,隨即展開一段長期陪我求醫的過程,第一站是骨科,照過x光片之後立刻檢查出我的髖關節先天脫臼,於是經過醫師再三掛保證,說我動刀之後,情況就會改善,我媽就決定讓我接受關節復位手術,然而我媽的信心在術後遭到重大打擊,我終究還是不會走路,他鍥而不捨,聽聞哪邊有名醫就急急忙忙帶著我去就診,醫生看完我的腦部電腦斷層結果,操著濃重的鄉音說:
這孩子有腦出血(水?)五歲之前不會走路,就一輩子不能走了。
但我媽這次可不會再聽信醫生的鐵口直斷,自己的孩子沒道理不靠自己救,她強烈的母愛成為這場長期復健抗戰的堅定力量。為了刺激神經脈衝,我每周都要去電療和針灸,據說可以打通我的任督二脈;為了舒緩我緊繃的手指關節,我小時候做了一段職能治療,讓我能夠獨力完成日常生活大大小小的任務。在我小學之前,我媽經常扛著20幾公斤的我,像跑百米一樣的追著往返於各大醫院的公車,一日一日從不間斷的陪伴與在家拉筋,讓我終於破除了醫生的魔咒,學會站也學會走。

是虎媽也是伯樂
在養成我基本的獨立生活能力後,我媽無意間發現了我非常喜歡講話(的天分),望女成鳳的讓我去上英文班,期待我能夠學有所成,並不因為我的身體不方便而調降對我的期待與要求。在語文課上,我表現不俗,但是要我練鋼琴、練書法,那可真是我們母女倆鬥智鬥力的時候。受限於先天的手眼不協調(自己講),所以我彈起琴來,原本流暢的音樂會變成不堪入耳的魔音,斷斷續續、極不連貫,而練起書法,一不小心就會用力過猛,把宣紙染得墨跡斑斑,不忍卒睹。時間一久我自然而然趨吉避凶,敬鋼琴與書法遠之,既然威逼與利誘都無效,我媽總算接受我的平庸,(一如他接受我數學的無藥可救)除了英文之外,我再也沒有補過習。
我也深知英文是我打開世界不可或缺的一把鑰匙,風雨無阻都要去上課。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坐在腳踏車的後座,我媽牽車,突然下起一陣滂滂沱陀避之不及的午後雷雨,我媽遞給我一件皺巴巴的雨衣叫我套上,自己淋雨走了一陣,等到走上騎樓,他早已全身濕透,鏡片上滿是水痕,髮絲糾結成團,我第一次覺得她看起來有點蒼老。
上了大學之後,我的生活與媽媽的交集漸漸變少,平時也少有時間聊天。回家後不久就會黏上床鋪,昏昏沉沉睡去,雖然我媽總會皺眉碎念叫我別熬夜,但在我睡眼惺忪之際,他依然輕柔的替我蓋好被子,再悄悄離去,朦朧中望見他的背影,我始知愛之深切。

其實你懂我的心

see Me, I am just as normal as each of you

people like me may have special shells on the outside

and most of the time those shells jailed me from connecting with you guys

I have no choice but to become a lone wolf confined to my powered wheelchair

 

I know sometimes you stare curiously

I know sometimes you walk away fearfully

I also know sometimes you simply don’t know how to start a daily conversation

and there are also times you see me as an ogre because of my appearance

I don’t blame you, really!

 

When I was little,

I struggled with my own disability

and the overwhelming attention people cast on me

night after night, I wept myself to sleep

days gone by, and I got mature as time went on

there weren’t red-rimmed eyes in the morning anymore

 

glistening tears have already turned into diamonds of wisdom

I grew into a brave phoenix standing out for my peers

who are suffering as I did few years ago

 

mustering all my courage, I wrote down this poem in imperfect English

to raise the awareness of human rights for the physically challenged

 

I  myself whole-heartedly believe that

those who mistreated or teased me or my friends didn’t mean it

 

And I truly hope that everyone out there accept us as who we are

look directly in our eyes,

give us warm hugs and greetings,

share interesting things with us

 

Most importantly, love us no matter how different we are from you

after all, we are all humans with tender hearts 

 

see Me, I am just as normal as each of you

四月的第一天,是學校特教推行委員會成立的日子。

我以學生代表身分坐在會場內,對於會議中各學院院長及各與會委員釋出的善意感激在心,幾次參與身障相關的權益推行委員會,我越來越發現,這個世界並不缺少善意,缺少的是溝通與理解。這也難怪,身障者的權利保障是近年來才漸漸發展出一定的制度,隨著制度設立,擴大了身障者的社會參與,於是他們的聲音得以被聽見。

在各種社會參與中,我認為教育品質與教育環境在身障者日後健全發展上扮演著舉足輕重的關鍵角色。

繼續閱讀

知遇之恩

DSC00014

打從我一進大學,隱隱然就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憂慮,那憂慮除了是念了大學之後的下一步要往哪走,更多的是對於就業的擔心。許多人告訴我,別這麼擔心,能夠念畢業,安安穩穩的去考公職就行了。我並不是覺得公職不好,而且就我的身體狀況而言,公職的環境確實較穩定、安全而且單純,但是我心底清楚,我的個性天馬行空、不拘小節,尤其討厭繁文縟節,公職僅僅是我畢業後的底線,絕對不是第一志願。

繼續閱讀

一起看花去

 

473760_498010910215094_1823068246_o

暮春三月,送暖的春風徐徐吹放了椰林道兩旁的杜鵑,花色有桃紅、粉紅、嫣紅、純白四色,一叢叢群聚在一塊兒,遠遠看過去好像小時候去公園玩,順道回家買的棉花糖。開著我的代步車在椰林大道上奔馳,道旁處處是賞花、愛花的人們,或舉目仰望、或俯身細觀,目光充滿對花的疼惜,還有些生性浪漫者,用落花一瓣瓣拼出自己的期許、春日的款款深情。

繼續閱讀

人間有愛-我們一定能

456163_524078414275010_571476713_o

阿靜,是我從高一就熟識的同學,我們沒有真正同班過,卻情同莫逆。一切的緣分都要歸到他在電視上看見了國三時留著標準學生頭,接受媒體訪問的我,他說自從那時起,便對我印象深刻,巧合的是在高中我們被分到隔壁班,第八節課後都要等老爸來接,很自然的就聊了起來。

聊過幾次之後,他慢慢覺得我也沒有這麼神奇XD,漸漸能夠暢所欲言,某次我們在分享彼此的病史,看我講的經驗老到、口沫橫飛,他在旁聽著,不時點點頭,白皙的臉上卻隱隱閃過淡淡憂愁,輪到他講的時候,顯得欲言又止,吞吞吐吐,最後輕描淡寫的說是基因問題。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不是每個人都像我的作風一樣大辣辣,心直口快,把自己的不便當成某種豐功偉業來說嘴。直到後來又更熟了一些,我才拼湊起他病史的全貌,跟我不同,他的病因是SMA,和遺傳有關。

因為這個特殊疾病的關係,加上大眾誤解,曾有人斷言他活不過某個特定歲數,每年他最高興的就是可以平安健康的迎接生日,而眾人所期待的20歲,更是他生命中十分重要的里程碑。但身為他的好友,我卻沒有在當時及時給予祝福,因此我一直耿耿於懷。後來我們都忙,說好的約不斷往後延遲,轉眼間,光陰匆匆,又到了他的另一個生日。

生日當天,我們總算有時間當面聊聊,睽違多年,他依然善於傾聽,席間他專心的一邊吃著香蕉巧克力鬆餅,一邊聽我絮絮叨叨念著我如何苟延殘喘的從27學分中生存下來、轉系之後如何找到興趣所在、如何努力瘦身……,等到我霹靂啪啦說完一大串,他閃著晶晶亮亮的眼眸,跟我說他暑假的自助旅日計畫,從訂機票、飯店、安排路線,他全都包辦,昂揚的神采,讓我大感欣慰,畢竟常人輕而易舉的自助旅行夢,是他抗爭許久,堅持不懈,才能成就的。

匆忙結束了飯局,沒能拿卡片給他,現在寫在文章裡,一方面希望給予他不朽的祝福;一方面也希望有更多人能夠被鼓勵,或者跟我們一塊兒圓夢。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