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國與親情之間

It is dialogue, not revolution will bring the change to the world. 能帶來改變的是對話,而非革命

幾周前,我從關鍵新聞評論網上看到一篇關於台灣社運政治現況的文章,我相當認同文中的一個論點:投身社會運動之前,需要具備深厚的素養,萬不可憑著滿腔熱忱,沒釐清事情始末,不了解錯綜複雜的來龍去脈,單純為了反對而反對,為了嗆聲而嗆聲。比誰嗓門大、比誰蠻力強的譁眾取寵時代已經過去,停留在表層的抗爭無法傳遞持續而有力的訊息,激情過後,又回到了原點。當然不可否認的是若沒有20多年前激烈的黨外運動,也不會催生台灣的民主,但是我想說的是:每一個時代都有其特殊性,事過境遷,公民意識的提升,已經讓訴諸情緒的抗爭逐漸被取代。 繼續閱讀

破除國際觀的迷思

image

這學期我選修了一門很特別的課<國際領導能力發展>,聽大四的同學說這是畢業前一定要旁聽的課程之一,上了三周的課,老師感覺很平易近人,三堂排在晚上的lecture 充滿亮點,在閒話家常的輕鬆但不隨便的氛圍下,老師巧妙地以流暢淺顯的語言還有其獨特的"講台魅力",引發學生對於國際觀的不同想法。雖然僅僅上過三周的課,每次的主題都給我深刻的印象,動輒有"原來還可以這樣解讀!"的頓悟。

在這乍暖還寒而春雨綿綿的夜晚,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我如何跳脫刻板的思維,用一種更貼近生活的方式培養國際觀,文中也會穿插我在這堂課上的收穫。

  • 迷思一: 國際觀就是對世界政經局勢的通盤了解?

         了解世界政經局勢只能算是腦中有資料,並不全然等同於國際觀。對我而言,國際觀是一種不斷累積、去蕪存菁的涵養,政經局勢只是一個已經發生的現象,單純了解現象會讓人看起來知識淵博,但是現在的google太發達,想要查詢相關資訊可不難,所以我認為,真正重要的是,追本溯源去了解一個國家的自然環境、人文歷史、民族組成、政黨理念,綜合這些脈絡,所養成的國際觀才會寬廣又有深度。

  • 迷思二: 英文好就比較能培養國際觀?

        曾經我也深受這個迷思困擾,常常打著培養國際觀的旗幟,苦口婆心的勸人好好學英文,直到年紀漸長,想法比較開放,才發現培養國際觀只是認真學習英文的附加價值,能讓人及時吸收英文媒體的國際消息,不必仰賴翻譯。但是如果真的有心想要認識世界,在網路時代資源相當豐富,在這邊推薦一個對岸的網站,英文不通也可以知天下。

  • 迷思三: 沒有出國經驗的人很難養成國際觀?

  這點我要出來大力反駁,校園內的資源豐富,只要好好做功課,不愁變成井底之蛙,我最常使用總圖的電子資料庫,蒐集各國的資料作報告,此外,可以把握接待交換生志工的機會,實際與他們面對面接觸,更深入的觀察他們的生活方式,還有校園導覽大使,交換生聯合會等等社團活動,也可以盡量選修英文授課的課程,有機會跟他們一塊兒上課,體驗不同的上課互動。還有寒暑假的國際交流活動,例如:集思論壇(我參加過:))HTLC等等

  • 迷思四: 西方人通常比較有國際觀?

      老實說,國際觀跟國籍沒關係,跟一個人有沒有探索世界、了解世界、與世界對話、擁抱多元文化有關,但是小時候的我容易被過度西(美)化的媒體影響,盲目的以為美國(OR西方世界的月亮比較圓),他們的心胸都比較寬大,能夠包容,之後,我才體會到,國際觀的養成就像價值觀養成一樣,都會牽涉到成長背景、人生經歷等層面,不是單純取決於國籍。

  • 迷思五: 我只想要平淡過日子,所以不需要培養國際觀?

  如前述,國際觀比較像是人生觀的一部份,培養與否都跟個人的生活態度有關,但我覺得,即使是平淡的生活,若要常保生意盎然,妙趣橫生,那麼對於世界的充分認識甚至是體驗,都會成為涵養生活的一泓清泉、一脈活水。

國際大觀園 the new digital context

the world economic forum

周四的國際大觀園專欄將會聚焦在2014 World Economic Forum (WEF)的專題報導

首先介紹的主題是我非常感興趣也跟所學略有相關的<數位時代新浪潮>

這場講座講者包含當今資訊領域舉足輕重的人物:AT&T、CISCO、Yahoo、英國電信的執行長齊聚一堂,分享他們的對數位資訊的觀察。

暖場的第一個問題是:改變你生活的一大科技發明(但不能幫自家公司代言)

行動裝置、線上影片、個人化小工具(例如:fitness band)是這些科技業舵手也十分倚重的科技發明,改變了企業與客戶的互動模式外,也讓他們的人際互動網絡更為環環相扣、緊密連結。這樣的連結隨著網路科技與社群日益發達,在數位時代更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要角。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