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我走到世界的盡頭

陪我走到世界的盡頭

昨晚看了一部小品電影,名字很美,叫作"陪我走到世界的盡頭"。乍聽之下還以為是浪漫文藝電影,但了解我電影品味的人都知道浪漫文藝片絕非我的第一首選。
那麼這部片到底是什麼樣的電影呢?
我沉吟片刻會說,這是一部談論愛與歸屬的電影,他提高了人生裡頭對於愛的界定,並把對愛的追求定位為一生的求索。

故事從一個單親家庭的男孩momo開始延展,感受不到父母的關愛,他成天無所事事的在社區裡晃蕩,青春期伊始他對異性充滿好奇,於是從家裡的伙食費裡盡可能攢些錢下來,好讓他到街上尋花問柳,親身體驗過後,他心底的空虛仍未能獲得滿足,漸漸沉淪其中而無法自拔之際,他習慣在家樓下雜貨店順手牽羊的惡習也被老闆發現了,一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老闆非但沒責怪他,還跟他說如果真的迫不得已要偷東西,老闆在每一次與momo的對談中,潛移默化的把他的生活智慧傳授給momo,像是錢不一定買得到快樂、你對人付出的真心與善意縱使得不到對方的回報,對你自身來說,仍然是一種養分。

在momo的父親因為遭到公司解雇而離家出走又臥軌自殺後,老闆更將他視如己出,買了一部很流行的敞篷轎車載著momo踏上尋根之旅,路程中,不通當地語言的momo需要用他的笑容來跟當地孩子們溝通,他知道原來有些東西,是語言難以表達的。

車過一處有美麗礦藏的風景區,老闆告訴momo其實人的本體都是由一顆顆閃閃發光的粒子組成,不要忘記每個人身上會發亮的本質。之後老闆帶著momo去清真寺裡看人們祈禱、跳胡旋舞,他說當人們翩翩起舞時,是最接近天使的時刻。

在這部電影中,愛與歸屬是一種超越年齡、宗教、種族的心靈相通感受,許許多多雋永而耐人尋思的短語更成為我焦躁徬徨的撫慰:when you really want to learn something, don’t read a book ,ask someone.

這句話讓我想起一位以宇宙為大學的西班牙朋友,當我跟她分享我的種種弱點與黑暗面,她安安靜靜的聽我告解,不斷告訴我:我其實有許多美好的力量,只是我當下看不見。她的寬容讓我訝異,我非常想要向她學習,但她只告訴我:有很多時候,無法依靠腦袋去判斷或去執行某種任務或學習,必須要讓你的心自由的飛翔一陣子,它才會帶著你去體驗你該體驗的。

人生不過就是一場繽紛燦爛的夢吧:)

附上這首百聽不厭的經典:世界的盡頭

 

影評–徵婚啟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cp79Sx-3iM

(幕後花絮 導演談選角)

下載

l   序幕

這部電影改編自留法女作家陳玉慧在1989年的同名小說,她以自己登報徵婚並與四十二位男士見面的親身經驗為題材,完成了在二十年前民風保守的社會,堪稱前衛的作品,探討年屆三十的單身輕熟女對於即將到來的年齡大關,心中嗡嗡作響的、幽微的不安與躁動。同時也懷抱著一種刺探陌生男子心態的好奇與興味,此後這部膾炙人口的小說陸續被改編成電影、舞台劇,同時它也是近年廣為人知的電影–非誠勿擾所根據的藍本。

繼續閱讀

我的莫內印象

我的莫內印象

趕在史博館莫內展閉幕前夕,我們母女三人一起躬逢其盛,人龍一路綿延到了植物園入口,展場內更是摩肩接踵,連呼吸都有點吃力。每一幅作品前都圍起了高高人牆,讓我恨不得頭上立刻裝上高倍數望遠鏡,就可以清楚看見畫作的奇妙之處。

在少數幾件可以駐足觀賞的作品中,我最喜歡的是小屋系列(詳細原名已經忘記了),迷你的小屋在畫面中央,雪後乍現的陽光撒落,映照在屋頂上厚厚的積雪,彷彿童話世界裡的場景,滿足了我從小到大的幻想,光影變化的微妙躍然紙上,令人嘆服!

這次的展出不如幾年前北美館的展覽盛大,展品也不是代表作品,讓對莫內睡蓮系列一見鍾情的我媽大失所望,而原本就喜歡雷諾瓦遠勝過莫內的我,也意興闌珊,走馬看花的四處看看,很快就快走到了會場盡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幅幅貌似兒童塗鴉的大面積油彩,短促的筆觸填滿了超過一半的畫面,還有幾塊中等大小的留白,我不禁嘀咕:這樣的作品我也可以畫出來呀!

我媽不相信眼前所見,拉著我穿過人群,湊近了作品說明想要看個仔細。
這一看,我才知道自己不經大腦的批評有多麼惡毒。晚年的莫內飽受白內障之苦,右眼動了手術但不幸失敗,拒絕接受左眼手術的他,兩眼出現了嚴重色差,而白內障更讓他難以看清物體的形貌,所以才會出現明明想畫出橋,但我卻以為是兒童塗鴉的誤會。

他自己也知道作品很怪異,但他堅持畫出自己親眼所見的世界,不屈服於眼疾的困擾,這樣對藝術的熱愛以及做自己的勇氣,讓我看見了他盛名之下的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