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安


ldpjpg 
 求學過程裡,我似乎跟"安"有種特別的緣分。

先後在高中和大學認識了兩個好朋友,名字裡都有個安字,英文名字也很巧合的都叫做Anne.

高中認識的安,身形高瘦,有點弱不禁風的仙女氣質,思緒清晰敏捷,當我數學不會解,他樂於當我的小老師。他在當上社團幹部之後,很努力學習"帶人"得眉眉角角,看似溫柔的他在必要的時候,也會板起臉孔,建立威信,看過他莊嚴肅穆的神情,我才知道原來人的彈性可以這麼大。   繼續閱讀

一念之仁 第三個禮物

一念之仁 第三個禮物

忙碌的三月,讀小說是個忙裡偷閒的奢侈,上床睡覺前的一個小時,是我保留的床邊故事時間。

這星期擺在床邊的是一本小說(英文名為: an invisible thread)。
第一眼看到他,封面上的大紅緞帶立刻吸引了我的目光,讓喜歡收禮物的我毫不猶豫的買下他當作給自己的聖誕節禮物,而事實證明,這是一本非常引人入勝的好書。

前一陣子,我深深感到困擾,因為我的個性太容易被感動、太容易相信人,同時又太友善,簡單來說就是單純沒心機,而就我的觀察以及身邊朋友給的建議都發現,這樣的特質非常容易受傷害,而且不太可能在商業界中生存(正巧我眾多夢想中有個創業的雛形),於是我開始想方設法,學習隱藏情緒,學習調整言行,把率直良善而無害的個性用機敏銳利而警戒的盔甲包覆。一段時間後,我掌握要領,變換自若,然而漸漸覺得這樣很累,很辛苦,直到我看了這本給我一記棒喝的書。 繼續閱讀

人間有愛-我們一定能

456163_524078414275010_571476713_o

阿靜,是我從高一就熟識的同學,我們沒有真正同班過,卻情同莫逆。一切的緣分都要歸到他在電視上看見了國三時留著標準學生頭,接受媒體訪問的我,他說自從那時起,便對我印象深刻,巧合的是在高中我們被分到隔壁班,第八節課後都要等老爸來接,很自然的就聊了起來。

聊過幾次之後,他慢慢覺得我也沒有這麼神奇XD,漸漸能夠暢所欲言,某次我們在分享彼此的病史,看我講的經驗老到、口沫橫飛,他在旁聽著,不時點點頭,白皙的臉上卻隱隱閃過淡淡憂愁,輪到他講的時候,顯得欲言又止,吞吞吐吐,最後輕描淡寫的說是基因問題。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不是每個人都像我的作風一樣大辣辣,心直口快,把自己的不便當成某種豐功偉業來說嘴。直到後來又更熟了一些,我才拼湊起他病史的全貌,跟我不同,他的病因是SMA,和遺傳有關。

因為這個特殊疾病的關係,加上大眾誤解,曾有人斷言他活不過某個特定歲數,每年他最高興的就是可以平安健康的迎接生日,而眾人所期待的20歲,更是他生命中十分重要的里程碑。但身為他的好友,我卻沒有在當時及時給予祝福,因此我一直耿耿於懷。後來我們都忙,說好的約不斷往後延遲,轉眼間,光陰匆匆,又到了他的另一個生日。

生日當天,我們總算有時間當面聊聊,睽違多年,他依然善於傾聽,席間他專心的一邊吃著香蕉巧克力鬆餅,一邊聽我絮絮叨叨念著我如何苟延殘喘的從27學分中生存下來、轉系之後如何找到興趣所在、如何努力瘦身……,等到我霹靂啪啦說完一大串,他閃著晶晶亮亮的眼眸,跟我說他暑假的自助旅日計畫,從訂機票、飯店、安排路線,他全都包辦,昂揚的神采,讓我大感欣慰,畢竟常人輕而易舉的自助旅行夢,是他抗爭許久,堅持不懈,才能成就的。

匆忙結束了飯局,沒能拿卡片給他,現在寫在文章裡,一方面希望給予他不朽的祝福;一方面也希望有更多人能夠被鼓勵,或者跟我們一塊兒圓夢。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