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爸不老

勇爸不老

自從他們的主題曲獲得金馬獎的消息傳開後,夜深人靜時分在youtube上認真看了三遍非常催淚的預告,用完一整包衛生紙,我一直有個心願,想要看看一首搖滾上月球這部電影。結果,總算不枉我半年漫長等待,終於有機會看到完整的電影,而且映後座談的主講人還是導演本尊!真是太幸運了。

這是一部紀錄六個罕病家庭生活的影片,不同的是家庭裡的老爸有著追夢的叛逆,合組了一個名為睏熊霸的搖滾樂團,每個禮拜空出兩個小時練習,甚至還熱血的報名了貢寮海洋音樂祭,讓人涕泗縱橫卻又熱血沸騰啊。很難能可貴的是,整部片裡沒有灑狗血搏版面的心酸場景,可以看出導演想要忠實呈現家庭生活的用心。

“生活如果已經很苦悶,也就沒必要再增加那些黑暗面,多些光亮,就多些走下去的希望!"導演也說,他因為很了解自己的個性,不適合拍過於嚴肅的紀錄片,所以用這些老爸們演奏的音樂來貫串全片,然後以不帶任何價值批判的角度去讓每個不同背景的觀眾都能夠醞釀一些感動在心中。當我問他拍片六年難道不會很燒錢嗎?是否想過放棄?
他很真誠的說:跟我一起拍的大家都沒有放棄,身為導演的我,怎麼可以輕易舉白旗!
影片中每個鏡頭都是無心留下的影像記錄,能夠剪輯成一部流暢又動人的影片,導演說是主角本身就有那樣閃爍的光亮。是呀,片中爸爸面對生命裡難以承受的重擔-孩子罹患的病永遠無法醫治,那些苦痛以及生離死別的無奈,他們展現了一種道地的rocker精神–及時付出、及時去愛、及時築夢,勇爸確實是不老的!

以下是感性時間:
親愛的老爸,雖然你最近工作很忙,但我知道你一定看的到這篇文章。
其實今天看電影的時候,我一直想到你,所以就一直流眼淚擤鼻涕,真的把旁邊的人嚇跑了XD
最近我發現我一直都在跟你講我想要做的事、我的夢想,可是我好像很久都沒關心你的夢想,或是就算我問了,你也總是說,人生海海,不過就是這樣,又或者很有責任感的說:我要養家!
我其實心裡一直覺得愧對你跟媽,畢竟養我的支出比養正常小孩多得多,雜七雜八一堆,你們為了拼經濟、訓練我走路,幾乎沒有正常的社交生活和日常的喘息空間,而且我又常常給你捅婁子、鬧脾氣。
看到影片裡的爸爸深夜伏案工作的場景,我不禁想起你肩上的擔子,想起你們一直以來默默的承擔跟付出,犧牲了自己的夢想。
你常說人生就是選擇,不管怎麼說,我都很感謝你選擇了我們,你跟媽一起很努力很努力保護這個家。我也希望你向你最喜歡的魯夫和兩津看齊,跟著夢想的足跡一起去探險。我會全力支持你的。(candy crush 不算)
永遠愛你們XD
ps 我有認真考慮將來啦,請不要擔心!

始知愛之深

始知愛之深

這周末是母親節,我想把這周的人間有愛專欄獻給我媽媽。

永不放棄的堅持
20多年前沒有網路的年代,醫療資訊還未普及,當我媽發現我一歲多還沒辦法自己站立走路時,隨即展開一段長期陪我求醫的過程,第一站是骨科,照過x光片之後立刻檢查出我的髖關節先天脫臼,於是經過醫師再三掛保證,說我動刀之後,情況就會改善,我媽就決定讓我接受關節復位手術,然而我媽的信心在術後遭到重大打擊,我終究還是不會走路,他鍥而不捨,聽聞哪邊有名醫就急急忙忙帶著我去就診,醫生看完我的腦部電腦斷層結果,操著濃重的鄉音說:
這孩子有腦出血(水?)五歲之前不會走路,就一輩子不能走了。
但我媽這次可不會再聽信醫生的鐵口直斷,自己的孩子沒道理不靠自己救,她強烈的母愛成為這場長期復健抗戰的堅定力量。為了刺激神經脈衝,我每周都要去電療和針灸,據說可以打通我的任督二脈;為了舒緩我緊繃的手指關節,我小時候做了一段職能治療,讓我能夠獨力完成日常生活大大小小的任務。在我小學之前,我媽經常扛著20幾公斤的我,像跑百米一樣的追著往返於各大醫院的公車,一日一日從不間斷的陪伴與在家拉筋,讓我終於破除了醫生的魔咒,學會站也學會走。

是虎媽也是伯樂
在養成我基本的獨立生活能力後,我媽無意間發現了我非常喜歡講話(的天分),望女成鳳的讓我去上英文班,期待我能夠學有所成,並不因為我的身體不方便而調降對我的期待與要求。在語文課上,我表現不俗,但是要我練鋼琴、練書法,那可真是我們母女倆鬥智鬥力的時候。受限於先天的手眼不協調(自己講),所以我彈起琴來,原本流暢的音樂會變成不堪入耳的魔音,斷斷續續、極不連貫,而練起書法,一不小心就會用力過猛,把宣紙染得墨跡斑斑,不忍卒睹。時間一久我自然而然趨吉避凶,敬鋼琴與書法遠之,既然威逼與利誘都無效,我媽總算接受我的平庸,(一如他接受我數學的無藥可救)除了英文之外,我再也沒有補過習。
我也深知英文是我打開世界不可或缺的一把鑰匙,風雨無阻都要去上課。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坐在腳踏車的後座,我媽牽車,突然下起一陣滂滂沱陀避之不及的午後雷雨,我媽遞給我一件皺巴巴的雨衣叫我套上,自己淋雨走了一陣,等到走上騎樓,他早已全身濕透,鏡片上滿是水痕,髮絲糾結成團,我第一次覺得她看起來有點蒼老。
上了大學之後,我的生活與媽媽的交集漸漸變少,平時也少有時間聊天。回家後不久就會黏上床鋪,昏昏沉沉睡去,雖然我媽總會皺眉碎念叫我別熬夜,但在我睡眼惺忪之際,他依然輕柔的替我蓋好被子,再悄悄離去,朦朧中望見他的背影,我始知愛之深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