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古詩欣賞 臨江仙

臨江仙 蘇軾
夜歸臨皋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彷彿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鳴。
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卻營營?
夜闌風靜縠(ㄏㄨˊ)紋平。
小舟從此逝,江海寄余生。

蘇東坡,我最仰慕的古代文人之一。兼擅詩詞,其書法與文章更蘊含渾然天成的氣勢,要是他生在現代,不知觸動多少文學少女的心懷。

於晚唐興起的詞,又名小令,溫庭筠首開以典麗詞藻描繪男女纏綿繾綣的縷縷情思的風氣,而為晏殊、歐陽修等人承繼,詞中頻繁出現羅幃、繡簾、雙飛燕、相思恨、別離愁等字句,讓我這素來以巾幗英雄自勉的女中豪傑(自己講)呵欠連連,有時課堂神遊,還會按按嘲笑那些為情所困的詞人,笑他們小家子氣,不懂得以國家興亡、經世濟民為己任,成天作詩嘆惋難以捉摸的情呀愛的,難怪宋朝無法延續大唐盛世了。

正當我如此埋怨時,在赤壁賦的延伸閱讀中讀到了這闕渺遠曠達、極具哲理的獨特作品,眼睛隨即為之一亮,深深醉心於寄情江海與世無爭的生活。

詞的上片寫蘇軾半醒半醉,恍恍惚惚的神態,家裡的僕童都已睡下,沒人應門,他遂不慍不火地聽起江河的低語。淙淙流水聲摩娑耳畔,這酒醉也醒了大半,

下片筆調一轉,忽地想起藉酒欲澆熄的愁緒因何而起,不禁喟嘆名韁利鎖,此身何時才能脫離勞勞碌碌的忙亂?深沉的夜裡風勢漸漸平息,水面復歸明靜,要是這時恰巧有艘小船來到,他或許就隨舟漂流逍遙去了。

有時候我常會疑惑,蘇東坡的豁達與超然,究竟是自然本性的寫照,還是因為晚年官場失意、孑然一身,才終於看開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