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藝起來-白舍藝術工作坊

春天的腳步近了,住家中庭的櫻花樹紛紛綻放,小葉欖仁也冒出水滴狀的新葉,捷運工程終於啟動,萬象蓬勃,是個適合創作的時節。

上週六,在消息靈通的姊姊推薦下,得知社區有場由萬華新願景主辦的版畫體驗與老屋再生的工作坊,就在走訪台大杜鵑花節之後,立馬騎著電動車,直奔現場。

新生代的藝心藝意

座落在長泰街寧靜的住宅區巷弄間,白舍藝術是由父祖輩傳承的茶行空間改造而成,研究所畢業不久的畫室負責人俊安,因為相信藝術能夠更平易近人、希望成為藝術在地化的推手,在研三、研四時,即萌生創立能夠溫馨同樂的藝文空間之念。

而真正讓它付諸實行的關鍵,則是籌辦畢展過程中,尋覓場地發現租金成本過高,而多半都是高冷的專業藝廊,不易接觸一般民眾,於是,白舍藝術就此誕生。

俊安不諱言,改造過程中曾面臨許多挑戰,經費之外,更多是與長輩的理念不同,需要不斷磨合溝通,藝術科班出身的他,認為純白的牆面最能襯托展品,在打算把四面牆漆成全白時候,爸爸一度無法接受,歷經多次協調,才終於確定白舍的風格。創立白舍後,他和共同創業的女朋友可昀,開始尋找創造收益的模式,從租借展場給相關系所單位辦展、開設中小學生體驗活動、繪畫班授課、平日拼布教學等,逐漸在東園社區聞名,一年多來,拼布工作坊廣受歡迎,已經要報名後補。

行動,是藝術的最佳證明

座談過程中,可以發現年紀與我相仿的俊安和可昀,懷抱對藝術推廣的熱忱,一步一腳印地,在素來被視為傳統、藝文貧瘠的社區裡,慢慢走進學校、家戶,為老舊社區再造新生命。

仿版畫教學體驗活動,更配合親子同樂的需求,採用珍珠板和鉛筆的搭配,讓參與者都可以玩得盡興又安全,想好好重溫兒時美勞手作記憶的我,自然不會錯過,即興勾勒出蝸牛與百合花(最後看起來像未剝殼的玉米)豪邁地用滾輪沾上紅黃兩色,均勻敷滿版,把轉印紙對位、切齊,用敷保養品的輕柔手勁,來回畫圓讓顏料滲入紙張,最後夾在吊繩上晾乾,獨一無二的作品就大功告成囉!

期待未來我也能去畫室上課或開展~

 

我的莫內印象

我的莫內印象

趕在史博館莫內展閉幕前夕,我們母女三人一起躬逢其盛,人龍一路綿延到了植物園入口,展場內更是摩肩接踵,連呼吸都有點吃力。每一幅作品前都圍起了高高人牆,讓我恨不得頭上立刻裝上高倍數望遠鏡,就可以清楚看見畫作的奇妙之處。

在少數幾件可以駐足觀賞的作品中,我最喜歡的是小屋系列(詳細原名已經忘記了),迷你的小屋在畫面中央,雪後乍現的陽光撒落,映照在屋頂上厚厚的積雪,彷彿童話世界裡的場景,滿足了我從小到大的幻想,光影變化的微妙躍然紙上,令人嘆服!

這次的展出不如幾年前北美館的展覽盛大,展品也不是代表作品,讓對莫內睡蓮系列一見鍾情的我媽大失所望,而原本就喜歡雷諾瓦遠勝過莫內的我,也意興闌珊,走馬看花的四處看看,很快就快走到了會場盡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幅幅貌似兒童塗鴉的大面積油彩,短促的筆觸填滿了超過一半的畫面,還有幾塊中等大小的留白,我不禁嘀咕:這樣的作品我也可以畫出來呀!

我媽不相信眼前所見,拉著我穿過人群,湊近了作品說明想要看個仔細。
這一看,我才知道自己不經大腦的批評有多麼惡毒。晚年的莫內飽受白內障之苦,右眼動了手術但不幸失敗,拒絕接受左眼手術的他,兩眼出現了嚴重色差,而白內障更讓他難以看清物體的形貌,所以才會出現明明想畫出橋,但我卻以為是兒童塗鴉的誤會。

他自己也知道作品很怪異,但他堅持畫出自己親眼所見的世界,不屈服於眼疾的困擾,這樣對藝術的熱愛以及做自己的勇氣,讓我看見了他盛名之下的偉大。